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级狂兵在线阅读 - 第99章停停停

第99章停停停

        秦天的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一样:“不不…还是不了,我接受不了!”

        要真是让林清颜帮忙,他都怀疑能不能尿出来。

        林清颜见秦天执意不肯让帮忙,看着他两只手都不能动,微微一笑:“那我不管你,你自己来吧!”

        林清颜将尿壶放在秦天的床边,就这么往病床前一坐。

        双手怀抱胸前,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秦天,想要看看他一个人怎么解决。

        秦天试图抬起受伤并缠绕着绷带的右手,可惜指关节处传来的剧痛让他打消了动右手这个念头。

        而且他很快反应过来,就算抬起右手也没用,整个手缠着绷带,就算抬起来也拿不住尿壶啊。

        秦天扭头向左边看去,输液针扎在手背上,还贴着几道胶布,左手轻轻一动,倒是可以移动。

        可是因为输液瓶被固定在半空中,左手移动范围有限,根本不可能够到尿壶。

        不得已,秦天用求助的眼神看向林清颜:“能不能帮我举一下输液瓶?”

        “可以!”

        林清颜起身来到病床左边,伸手将挂在天花板铁架上的输液瓶取下,用手举在半空中,移动到秦天小腹的位置。

        秦天左手缓缓的移动,因为输液针扎在手背上的关系,他移动的力度稍微大一点儿,就能感到针尖在血管中蠕动的痛感。

        总是有一种跑针的前兆。

        看着秦天小心翼翼的模样后,林清颜好心提醒:“你这么乱动会跑针,等会儿还要麻烦医生过来重新扎针!”

        “我知道,可是我想…”

        秦天苦着一张脸,他是真想方便,已经憋不住了。

        “你别多想也别害羞,我帮你就行了!”

        林清颜看出来秦天不想让她帮忙的原因,为了打消他心中顾虑,说道:“你怕我看到的话,我闭上眼睛不就行了?

        的确,秦天之所以不让林清颜帮忙就是觉得害羞。

        这种事情如果是个男人来做,他都觉得没什么。

        可是让林清颜或者白师诗这些女人来做,他感到十分不妥,要知道两人都没有结婚,万一不小心看到碰到,岂不是很难堪?

        只不过尿意面前,他实在有点难以抵抗。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终于点了点头,不过依旧不忘提醒的说道:“你闭上眼睛把尿壶放好位置就可以了,其它的事儿我自己能行!”

        “闭上眼睛放尿壶?”

        林清颜白了秦天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闭上眼睛怎么放?”

        “要不你给我表演一个闭眼放尿壶看看?”

        “…”

        秦天无语,我要能表演还用你帮忙?

        林清颜沉思片刻:“要不这样!”

        “等我把尿壶放进被子里面,找好位置在闭上眼睛可以吗?”

        秦天细细一想,觉得林清颜说得也不无道理。

        闭上眼根本不能准确的把尿壶放在指定的位置,没准还会放错地方,到时候尿了床反倒是更加麻烦。

        想到这里,秦天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林清颜的话。

        一开始,林清颜是真得想为秦天做点什么,毕竟秦天躺在病床上跟她有极大的关系。

        为秦天做这些也是理所应当。

        可是当秦天真点头同意后,她反倒有点害羞了,谁让这种事情她也是第一次干!

        动作缓慢,甚至可以说有些僵硬的拿起尿壶,林清颜不敢正眼看秦天,秦天也低着头不敢看林清颜的动作。

        两人心中都害臊到极点,尤其是秦天,没有被穷凶极恶的劫匪吓得颤抖却因为林清颜而身体发颤。

        林清颜手中拿着尿壶,伸进了被子中。

        一瞬间,秦天就感觉到左腿的地方有东西进来了,这下头低得更低了。

        林清颜注视因为尿壶进入被子而隆起的小山丘,开始缓慢的拿着尿壶在被子中移动。

        直到快移动到秦天小腹位置时停下来。

        林清颜因为害羞和紧张,说话声音都可小了:“裤子你自己能脱吗?”

        可问完她就后悔了,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一紧张就慌了神呢?

        如果秦天要能脱裤子,又怎么会让她帮忙呢?

        被林清颜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一愣,秦天也不知道林清颜是不是有意戏弄人。

        反正他的脸已经红得跟猴屁股一样,连连摇头:“不能!”

        “那我帮你脱!”

        林清颜另一只也伸进了被子中,暂且将尿壶放下,两只手小心翼翼的向前探索,生怕触碰到不该碰得地方。

        很快…

        林清颜的右手摸到了秦天大腿上的肌肉,这一摸也让林清颜喘了口气,还好摸到了大腿,这样一来就能顺着大腿继续向上。

        两只手很快摸到了秦天的裤腰,动作迅捷的向下一拽,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可谓是电光石火。

        之所以速度这么快,就是因为林清颜担心慢慢向下拽,心里会因为紧张。

        到时候万一手颤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

        林清颜帮忙脱掉裤子,可不知道秦天里面穿没穿贴身衣物,再次确认一下:“都脱掉了?”

        “嗯!”

        秦天乖乖的点点头。

        “那我移动尿壶了,你两条腿分开一点!”

        林清颜一边说,一边将右手移动到被子隆起的地方,摸到了尿壶。

        “嗯!”

        秦天就像是牙牙学语的孩子,别管你说什么我就是一个字!

        双腿确立刻按照林清颜的话,分开了…

        林清颜将尿壶小心翼翼的移动到秦天双腿间。

        根据秦天躺着的姿势,心理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要将尿壶移动到什么位置。

        当位置足够接近时,林清颜右手食指和大拇指触碰到尿壶尾端,开始轻轻向前推进。

        林清颜一边小心翼翼推着尿壶一边提醒:“碰到了你就说话!”

        “嗯!”

        尿壶的速度很慢,两人呼吸都开始变得粗重。

        以至于安静的病房中除了能听到呼吸声以外,甚至连外面汽车的喇叭声都听不到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秦天漆黑的眼眸死死盯着被子上隆起的小土坡。

        毫不夸张的说,这一刻,两人的注意力都在小土坡上。

        当尿壶距离越来越近,秦天的呼吸戛然而止:“停停停…”

        “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