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级狂兵在线阅读 - 第107章一力破万法

第107章一力破万法

        黑发年轻人立刻犹豫一阵风一样飘向秦天,紧跟在他身后的则是唇钉年轻人和纹身年轻人。

        至于刘胖子,因为在秦天手上吃过亏,所以是最后一个出手,也是跑在最后面。

        一双贼眯眯的小眼睁得很大,想要看看三个人能不能解决了秦天。

        看着从病房门口扑过来的四个人,秦天镇定的冲站在不远处的苏媚说道:“过来帮我把针头拔下来!”

        如果是四个人一个人一个人的来,他自问不用双手也能解决了。

        可是四个人一起上就有点困难了,古语有云,双拳难敌四手,一男难打两女,更何况他两只手都不能用?

        “啊?”

        苏媚愣了一下才明白过秦天的意思,快步来到病床边,急忙将秦天左手上贴的医用胶布撕下,敏捷的将输液针头拔了出来。

        甚至苏媚还没有将带着棉球的医用胶布重新贴好,就听到秦天急忙喊道:“离远点!”

        吓得苏媚头也不敢抬,急忙向后连退两步,等她抬起头的瞬间就看到眼前黑色长发年轻人那一头漂移的长发飞了起来。

        冲在第一位的就是黑发年轻人,眼见苏媚为秦天拔输液针头,就觉得这一拳肯定能打在他那让人厌恶的笑脸上。

        可是,就在黑发年轻人认为拳头要碰到秦天脸上时,顿时感到左脸颊传来一阵疾风。

        感受着脸上传来的剧痛,整个人斜飞了出去。

        因为刚刚拔掉针头,再加上左手很长时间没有活动,情急之中秦天这一拳并未用上全力。

        可饶是这样,黑发年轻人那略轻的体重还是让他飞了出去,相比刘胖子飞得更远更高。

        最后重重的撞在墙上,摔在地上。

        突然的一幕,让唇钉年轻人和纹身年轻人一愣,两人都挥着拳头止步于病床前,不敢前进半步了。

        两人动作一致的扭头看向趴在地上的黑发年轻人,咽了咽唾沫,竟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刘胖子见到同伴的悲惨遭遇,心中一紧。

        果然,四个人一起上或许都打不过他。

        一瞬间,心中生出了想要逃跑的冲动。

        “来啊!”

        “别浪费时间!”

        “你们一起上啊!”

        左手可以自由活动的秦天顿时感觉轻松许多,虽说右手缠绕着绷带行动不方便,可对付这几个人足够了。

        人,往往都是这样,在没有开打前,都觉得他很厉害,别人都不想,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狂妄。

        可是真正展现实力以后,都会在心里生出他比我厉害的念头。

        这个时候,强者往往展现出高姿态用气势压住对方,所以有得时候,出手可能不会把对方打怕,反倒是气势压住对方会让他心中产生怯意。

        面对秦天的挑衅,唇钉年轻人和纹身年轻人在最初的震惊过后,又跃跃欲试想要在上,可两人身后的刘胖子则是劝慰的说道:“你们两个别上了!”

        纹身年轻人十分气愤:“刘哥,今天不教训这家伙解不了心中这口气!”

        刘胖子非常理智的分析了一下场中的形势,保持冷静的说道:“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先撤吧,回头在想办法!”

        “不行,今天说什么也要教训他!”

        纹身年轻人和黑发年轻人的关系最铁,看到同伴被人打了,换谁也不会善罢甘休。

        纹身年轻人说完,从破洞牛仔裤的兜里掏出一把匕首,大拇指一按,手指长短的刀刃弹了出来,闪烁着寒光。

        唇钉年轻人也从牛仔裤中掏出一把匕首,刀在手中一转,匕首露出了半截刀刃。

        “年纪不大,还玩起了刀啊?”

        秦天看着班门弄斧的两人,终于有了一丝紧张,漆黑的双眸在病房中扫了一眼,像是在寻找趁手的武器。

        秦天很快发现了一个可以用来当武器的东西,汤勺。

        就是早晨白师诗喂他喝馄饨时用得不锈钢汤勺。

        伸手将汤勺拿在手里下了病床,光着脚踩在地面上,面对纹身年轻人和唇钉年轻人,一副轻松写照。

        苏媚在一旁看得一阵无语,对方都动刀子了,秦天竟然拿着一个汤勺,他是对自己的实力有多大自信啊?

        再者说,实力再强,可刀剑无眼,万一不小心被伤到了,那可怎么办…

        可在秦天看来,一力破玩法,在绝对实力面前这些都是小把戏。

        用一个小小的汤勺打架,这样的屈辱对于纹身年轻人来说是绝对无法忍受:“你诚心找死,怪不得别人!”

        话落,挥舞着手中的匕首朝着秦天的小腹捅去。

        同一时间,唇钉年轻人手中的匕首封锁住秦天躲避的退路,同时也瞄准了他的小腹。

        如果他躲开匕首就躲不开匕首。

        如果他不躲,那就要被匕首和匕首命中。

        总之躲与不躲,秦天都难逃一劫…

        想法固然是好的,可现实往往不按照想法发展。

        秦天没有后退没有闪躲,而是拿着汤勺直直的冲向两人。

        一个照面,秦天左手的汤勺快速来到纹身年轻人的手臂上方,猛得向下一砸,汤勺尖锐的勺柄处直接砸在了纹身年轻人手腕关节处。

        “当啷!”

        清脆的金属物掉落在地面上发出的清脆声音响起。

        下一秒秦天一脚狠狠的蹬在了因为手腕剧痛而要蹲下来的纹身年轻人的脸上。

        标准的42脚,甚至都没有穿鞋,捂了一晚上的臭脚直接印在了纹身年轻人的脸上。

        甚至连秦天因为昨晚昏迷没有洗脚的脚臭味都可以闻到。

        一脚瞪在脸上是什么感觉,没有尝试过的人是绝对不知道。

        那种脖子向后狠狠一震,眼前一黑,一股眩晕感立刻充斥在脑海,让纹身年轻人脚下一软趴在了地上。

        闪电般的攻击并没有停止,唇钉年轻人手中的匕首因为和预想的结果不同,竟从秦天身体一侧而过。

        正是趁着这个空档,秦天左手将汤勺扔在半空中,一个手刀狠狠的砍在了唇钉年轻人的手腕上。

        “咔嚓!”

        “啊啊…”

        骨头碎裂的声音伴随着唇钉年轻人的惨叫回荡在病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