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级狂兵在线阅读 - 第145章钱和快乐

第145章钱和快乐

        短短片刻,面包车被玛莎拉蒂车甩出去百米远,只留下红色的尾灯给三人看。

        王霸大喊:“加速!”

        何武踩油门的脚都没动过,直接踩到底。

        可面包车的速度,只是缓慢的、匀速的增长。

        两辆车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大。

        坐在副驾驶的秦天透过倒车镜看到后面面包车发疯似的追上来,讥讽道:“呦呵,还真把面包车当跑车开了?”

        “还要不要加速?”

        白师诗问了一句,因为小路的路况很差,玛莎拉蒂的油门还没踩到底。

        “不用,慢慢看好戏吧!”

        秦天摇下车窗准备装个逼,结果小风直接吹得他眼歪嘴斜,急忙又关上车窗。

        白师诗是真搞不懂秦天在玩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

        “别急!”

        “你就看着后面那辆面包车!”

        秦天说完,视线落在倒车镜上。

        疾驰的面包车原本全速前进,发动机都爆发出尖锐的轰鸣声。

        突然车内的王霸、何武、李雄就听到一声闷响。

        面包车就像是不受控制一样开始在空旷的街道上左歪右扭起来。

        王霸被突然出现的状况吓坏了:“何武怎么回事?”

        “不知道,可能是爆胎了!”

        何武不管怎么打方向盘都无济于事,彻底失去了对面包车的控制。

        “卧槽!”

        “我们这么点背?”

        李雄在车后面爆了粗口。

        下一秒,面包车因为急速行驶中爆胎,司机失去了对车辆的控制。

        面包车失去控制,钻进了路边的沟渠,整个车侧躺在地上,还不断冒着白烟。

        “完事了!”

        见到想要看得一幕,秦天得意的耸了耸肩膀。

        “你是怎么办到的?”

        白师诗眉头紧皱,来的路上,玛莎拉蒂车的速度开得也不慢,但是面包车一路跟随根本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啊?

        可这么一会儿功夫,面包车就因为爆胎失去平衡撞车了。

        “我把摁钉扔在面包车四个轮胎下面,在按照刚刚的速度不爆胎才见鬼!”

        秦天嘴角的坏笑若隐若现。

        白师诗紧皱的眉头舒展开,彻底服了秦天:“你真够坏的!”

        这家伙可真够行的,明明武力强大,偏偏歪招坏招损招层出不穷。

        “这年头不坏不行啊!”

        秦天眼见车速放慢,摇下车窗透透气。

        钻进沟渠的面包车,副驾驶的门被踹开,王霸鼻青脸肿的钻出来:“秦天我跟你没完!”

        面包车中何武虚弱的声音传来:“霸哥,你踩着我呢!”

        “我又有点饿了…”李雄冷不防来了一句。

        白师诗家,秦天坐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

        “你喝点什么?”

        白师诗从冰箱中拿出一罐啤酒来,打开直接就喝起来。

        “老板今天怎么了?想起在家喝酒了?”

        秦天还是第一次见白师诗在家喝酒,难免会大惊小怪。

        白师诗从冰箱取出一罐啤酒直接扔给了秦天:“你也来一罐吧!”

        秦天边打开啤酒,边问:“老板,今天这是?”

        人喝酒往往只有两种情况会喝,高兴和不高兴。

        高兴的时候应该多喝酒,越喝越高兴。

        不高兴的时候应该多喝酒,借酒浇愁,喝多了也就忘记了。

        “本来王大海突然出事应该高兴!”

        白师诗喝了一口啤酒:“可恶心里就是麻烦!”

        秦天也陪着喝了一口:“又麻烦什么了?”

        有时候情绪就是这样,会传染。

        莫名的,秦天也跟着莫名的伤感。

        按理说,白师诗的生活让很多人羡慕。

        可真开豪车住别墅了就是快乐?

        就跟白师诗一样天天烦心事一大堆,你的生活已经不受你左右了。

        你赚两千块钱你就费两千块钱的心。

        你赚两万块钱就要费两万块钱的心。

        赚得越多越费心,越不快乐。

        有时候秦天也想过,在金钱和快乐面前,哪一个更重要?

        “为时尚秀的事情!”

        白师诗叹了口气:“盛世集团本身是做服装起价,如果能靠着魔都时尚大秀顺利进军国际市场无疑是件好事,但是我莫名的害怕!”

        “害怕?”

        秦天深知白师诗的担忧:“害怕劳动果实被别人继承了?”

        “嗯!”

        白师诗点点头:“如果有一天盛世集团真不是我的公司,我想我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盛世集团就像是白师诗的孩子,孩子一天天长大,最终却被别人占为已有,这种感觉换谁都受不了。

        “别急,走一步算一步!”

        “先把时尚秀弄好,这对盛世集团没有坏处!”

        秦天顿了顿,继续说道:“不知道你听不听我的,其实你们家的事情很好解决!”

        “怎么解决?”

        “既然是白家家规,退出白家不就完了!”

        秦天喝了一口啤酒:“说白了,你们白家那群老一辈就是看到了盛世集团带来的巨大利益,想要借着家规据为己有!”

        “什么白家,什么亲戚,说白了大家都是为了钱!”秦天算是看透了。

        亲兄弟明算账这话一点不错,为了钱一家人撕破脸皮成仇人已经成为常态了。

        “可是…”

        白师诗欲言又止。

        秦天像是白师诗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可是你不想离开白家!”

        “对吧?”

        白师诗点点头,离开白家这个生她养她的地方,她真做不到。

        “那就别想着这件事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话落,秦天将一罐啤酒一饮而尽。

        两个人喝了十二瓶啤酒,好在是易拉罐。

        当然,白师诗喝了八瓶,秦天喝了三瓶半。

        至于最后半易拉罐,秦天实在喝不下去了。

        饶是这样不胜酒力的白师诗斜靠在沙发上,说着说着话就给睡着了。

        都说喝醉酒的人会失态,白师诗一只腿搭在沙发上,脚上的高跟鞋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一只腿在上一只腿在下,包臀裙被两腿上下分开。

        秦天看向包臀裙中央,白师诗还穿着黑色连裤袜,这样的造型无疑很诱人。

        再加上喝了点酒,秦天浑身燥热…

        “秦天,你乱想什么呢!”

        “这可是你老板啊!”

        秦天掐了掐胳膊,让人冷静下来,随后朝着白师诗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