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级狂兵在线阅读 - 第178章弥补

第178章弥补

        “她没事吧?”

        秦天就记得当时晕过去了,也不知道白师诗怎么样了。

        “白总没事,就是受了点皮外伤!”

        苏媚一边削皮一边抬头看了一眼秦天:“秦天对不起,我之前错怪你了,以为你是内奸!”

        听到苏媚的道歉,秦天咧嘴一笑:“什么时候冰冷不近人情的苏秘书也会道歉了?”

        苏媚把削好的大苹果塞进秦天嘴里:“吃你的苹果吧!”

        秦天嘴里被强塞一个苹果,说话支支吾吾:“这么凶…干嘛?”

        眼看秦天不给个准确答案,甚至逃避这个问题,苏媚多少明白他心中所想了:“你真不准备原谅我了?”

        秦天将削好的苹果拿在手中,咬了一口,还别说挺甜:“不原谅!”

        “为什么?”

        秦天挑了挑眉毛:“你想让我原谅你?”

        苏媚乖巧的点点头:“嗯!”

        “你让我原谅你?”

        “是不是舍不得我?”

        秦天又开始不正经了。

        “谁舍不得你!”

        苏媚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就是觉得对不起你?”

        秦天面带笑意:“那你道歉是不是有个实际行动?”

        “例如管我吃喝拉撒睡?”

        苏媚冷哼一声:“怎么?难不成你想找个富婆天天养着你?”

        “如果真有富婆愿意养我也不是不可以!”

        说着,秦天又咬了一大口苹果:“苏秘书你考虑考虑要不要养我,要知道我可是抢手货哦!”

        苏媚染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狠狠在秦天胳膊上掐了一下:“去死吧!”

        秦天疼得呲牙咧嘴:“哎哎~疼!”

        “知道疼就给我正经点!”

        “秦天,你到底原不原谅我?”

        苏媚是真猜不透秦天是怎么想得:“之前我和你之间有误会,是我太不理智,我希望你原谅我!”

        秦天故作神秘:“你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少废话,快说!”

        苏媚纤细的手指又放在秦天胳膊上,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

        “咕噜!”

        秦天咽了咽唾沫,不敢再挑逗苏媚了:“原谅,必须原谅苏秘书,只不过,苏秘书你打了我两巴掌,你准备怎么弥补?”

        苏媚这下可算明白了,秦天这是讨价还价呢。

        “你想让我怎么弥补?”

        “这要看苏秘书怎么弥补了?”

        “我说出来的那叫条件,可不是弥补?”

        苏媚表情坚定:“你说怎么弥补就怎么弥补?”

        可话锋一转,苏秘问道:“假话是什么?”

        “假话就是苏秘书如果肯养我,我倒是可以考虑留在盛世集团!”

        “哼!”

        苏媚冷哼一声,莫名就开始生气起来。

        见苏媚板着脸,秦天以为把她惹急了:“大美人生气了?”

        苏媚诚恳的说道:“不管真话假话,秦天我之前错了,求你原谅我!”

        “至于弥补,你说怎么弥补就怎么弥补!”

        秦天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苏秘书,这可是你说得,别赖皮!”

        “说到做到!”

        苏秘书说完,话锋一转:“白总应该快过来了,一会儿你问问她请客,看看究竟是谁绑架了她!”

        说曹操曹操就到,刚说完白师诗,白师诗一身黑色职业装,精干利落的走进病房。进门之后的白师诗看向躺在床上啃苹果的秦天柔声道:“你醒了?”

        虽然说话声音很轻柔,可言语中还是透着一抹尴尬。

        秦天啃着苹果不说话,不是他耍大牌,而是真得不知道说什么。

        白师诗给了苏媚一个眼神:“苏秘书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事和秦天说!”

        苏媚走出病房:“你们聊!”

        当病房门关上的一瞬间,房间内安静无比,只能听到秦天和白师诗的喘气声,哪怕现在有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清楚听到。

        白师诗将黑色背包扔在病床上,坐在了苏媚刚刚的位置:“干嘛不理我?”

        “不是!”

        白师诗拿起一个红苹果,开始削皮:“那为什么不说话?”

        看到白师诗又削苹果,秦天赶紧说:“别削了,我吃不了了!”

        白师诗红唇上翘,反问道:“吃别人削的苹果,不吃我削的苹果?”

        这句话让秦天无言以对,他真想掰开女人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装得是什么。

        这么一个大苹果,秦天还没吃完,又削一个大苹果,鬼才吃得完!

        秦天不说话了,这要再多说一句,估计白师诗指不定怎么想。

        白师诗低着头,黑色的发丝遮挡着她半张脸:“谢谢你救了我!”

        秦天说道:“这是我应该做得!”

        白师诗伸出手,想给秦天擦擦嘴角的苹果汁。

        白师诗的手背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一股清淡的茉莉花味,很好闻!

        秦天竟然安耐不住,俯身低头吻了下去!

        白师诗嘟着嘴眼见秦天亲着自己手背没有抬头的意思,不忘提醒一句:“亲够了没有?”

        “够了够了!”

        秦天连连点头,本来挺高冷怎么一下就失态了。

        白师诗娇嗔一声:“真坏!”

        秦天做了坏事还试图辩解:“谁让你伸手了!”

        “我伸手你就亲?”

        白师诗话锋一转:“再说我伸手是帮你擦嘴角!”

        “可你呢?上来就不分青红皂白的亲上去!”

        白师诗越说到最后声音越小,满脸娇羞,脸蛋红得和个红苹果一样,惹人怜爱。

        “啊?”

        秦天张大嘴巴,这下丢人丢大了。

        想起刚刚那蹩脚的解释,秦天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亲都亲了你怕个鸟?

        “啊什么啊?”

        白师诗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来,吃苹果!”

        白师诗说着,将削好的苹果塞进秦天嘴里。

        可惜,秦天实在吃不下去了。

        “苹果你倒是吃啊?”

        “哦!”

        秦天一只手拿着苹果一只手揉着肚子,感觉现在放个屁都是苹果味。

        白师诗盯着秦天吃苹果,突然想起了正事:“对了,你知道是谁绑架我的吗?”

        秦天强咽苹果的同时反问一句:“你觉得会是谁?”

        “刘双喜!”

        白师诗顿了顿,继续说道:“其实这件事我在被绑架之后就一直思考,觉得这件事非他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