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级狂兵在线阅读 - 第180章因果报应

第180章因果报应

        秦天每踩一个金色圆点,中年道士都会喊一句,直至右脚踩在第七个圆点上。

        “脚踏七星,天生皇命!”

        “真假!”

        秦天看着地上人工制造的七个金色圆点配合着中年道士喊得话,顿时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这并不是秦天没有信仰或者对信仰的怀疑,而是中年道士完全在骗人。

        难道就踩一遍七星就能富贵?

        就能一辈子衣食无忧?

        踩完七星,每天在床上睡觉就能腰缠万贯?

        显然是不可能!

        不现实!

        中年道士指着一个满是香灰的香炉:“上香!”

        秦天将包装拆下来,沾了沾蜡油,在蜡烛上点香。

        三根香点燃,秦天插在香炉上,双手合十,表情严肃、神情庄重的三鞠躬。

        三鞠躬完毕,秦天本以为已经结束了,谁料到中年道士又凑过来:“我一看先生的面相就知晓是大富大贵命,跟我来!”

        这话说得秦天心里美滋滋的,任谁被说是大富大贵命会不高兴?

        抱着看看对方究竟耍什么花招,秦天跟在中年道士身后走进了偏门的一座小庙中。

        进入小庙,中年道士先让秦天对着神明磕了三个头。

        “先生今天运势非常不错,来抽个签吧!”

        刚刚磕完头的秦天看着一个木桶里面装着很多竹片,下意识就想伸手去拿。

        可手刚抬起来,秦天就冷静下来:“抽签多少钱?”

        “699元一只签!”

        中年道士又摇晃了两下木桶:“先生今天运势不错,若是抽到上上签,简直如鱼得水,肯定会财源广进!”

        “真得?”

        秦天不相信的问道:“你看人那么准?”

        “当然是真得!”

        中年道士十分肯定的回答:“我看人就没有不准过!”

        “那你看看我是干什么的?”

        秦天微微一笑:“既然你看得那么准,干脆直接告诉我今晚双色球的开奖号码吧?我多买几注,哪怕中了分你一半都行!”

        中年道士辩解道:“神明面前说这些话实乃大不敬,而且这699元又不是给我,而是放进捐款箱,为你积德祈福!”

        “我对神明的尊敬并不是因为我说了什么话,我心中一直很尊敬神明,倒是你对神明不尊敬吧?”

        秦天冷笑一声:“你这骗子骗钱都上升到了借助神明的层次,这才是大不敬!”

        中年道士的表情不太好看:“我可没骗人,给不给钱全是你自愿!”

        “你不怕遭报应吗?”

        秦天看着中年道士略显鞠楼的身体:“你难道就没有感觉你那鞠楼的背部是神明对你的惩罚?”

        中年道士脸色变了变,强作镇定的说道:“我会连念一百天经保佑你,以消除你对神明的不敬!”

        “看在这个份上能不能多少给个斋饭钱?”

        “你到底是道士还是和尚?”

        秦天双手抱在胸前盯着中年道士,忽悠道:“其实我也会看面相!”

        “我看你印堂发黑,身材鞠楼,应该是大凶之兆,这几天恐怕就会有灾祸上身,若是你能逢凶化吉还能再活八年,若是你无法逢凶化吉,你命不久矣!”

        秦天顿了顿,继续说道:“与其你保佑我,还不如想想怎么保佑自己的小命!”

        “借助神明骗人,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人在做天在看,报应迟早会来!”

        寺庙了里面的骗子才是最可恶的,打着帮你的旗号骗钱,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实则还是为了钱。

        如果你真得好心帮人,何必收钱?

        不管任何神明相信也不会喜欢钱,佛讲钱乃身外之物,可为什么寺庙里面要设置捐款箱?

        捐给佛?

        捐给神明?

        这种骗子太多太多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迟早有一天会遭到报应!

        中年道士显然是被吓到了,声音颤抖:“你…说得都是真得?”

        “找个镜子看看你那发黑的嘴唇!”

        秦天冷笑一声:“我没时间陪你玩了,再见!”

        “别啊,兄弟你救救我!”

        中年道士一把拉住秦天:“我不想死,求求你帮我化解大凶!”

        “化解?”

        秦天顿时乐了:“你不是帮我连念一百天经保佑我吗?”

        “我就不劳烦你念了,你自己连念一年经保佑自己吧!”

        秦天一甩手走出庙堂,留下中年道士一脸呆滞的站在原地。

        为了钱都能做到这种地步,这种人死不足惜,你救他是害了更多人,这种人最好的结果就是死,你不用杀他骂他,自有老天惩罚!

        至于秦天刚刚说得话,完全是忽悠人吓唬他。

        “啊!”

        中年道士突然惨叫一声,口吐白沫朝地上栽去。

        秦天听到背后的声音,急忙扭头看去。

        只见中年道士额头重重摔在地面上,浑身抽搐不止。

        “卧槽,难道真被我说中了?”

        “啊!”

        庙宇中的游客被这一幕吓得惊声尖叫。

        秦天呆呆看着这一幕,这就是所谓因果报应?

        一个自称为医生的游客凑到中年道士身边,摸了摸他的鼻子,掐了掐他的人中。

        这名游客对着庙宇的工作人员说道:“人不行了,别叫救护车了,给殡仪馆打电话吧!”

        秦天摇头苦笑:“他给我算命,算了半天没算到自己会死!”

        刚刚人还没事,能说会笑,走路腰杆子还挺得很直,转眼间人就没了?

        谁心里多少都会有点害怕!

        财神庙最后面除了一座庙堂还有一处小门,秦天因为被中年道士阻碍,暂时跟丢了刘双喜。

        秦天径直向后走,只见财神庙后面还有一座小庙,只不过这座小庙是独立出来的并不属于财神庙。

        两座庙之间有座小门连接,看到小门开着,秦天偷偷摸摸走了进去。

        小庙中,一个中年道士正在和喝茶,突然中年道士的眉头一皱,握着茶杯的右手一颤,茶水撒在了地上。

        刘双喜感受到中年道士的异状,一脸关切:“鲁道长怎么了?”

        “有人来了!”

        中年道士一拍桌子对着门外大喊:“有贵客而来,何不露面见见?”

        秦天躲在小庙的一处角落,静静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突然听到这句话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