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级狂兵在线阅读 - 第183章谈判

第183章谈判

        鲁道长躺在地上惨叫,原本消失的身体重新显露出来,和女人一样一直啊啊啊的惨叫!

        秦天也显出身形,看着地上的鲁道长,笑着问出三个字:“爽不爽?”

        “爽你m…!”

        鲁道长本来想骂秦天,可话说到一半就是一声惨叫。

        “你无耻,你混蛋,你不是男人!”

        鲁道长满脸咒怨:“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卑鄙手段!”

        “少废话,现在是我站着你躺着,不服气起来跟我打!”

        秦天才不管鲁道长说什么,失败者永远没有话语权。

        输了就是输了,找再多的理由也无法改变你就是输了的事实!

        鲁道长想要站起来,可钻心疼的他根本站不起来。

        看着丧家之犬一样趴在地上的鲁道长,秦天双手揣兜问道:“还打不打?”

        鲁道长连站都站不起来,还打个毛?

        可他嘴上又不想认输,于是干脆闭口不言。

        你不说话我就那你没法了?

        秦天觉得把鲁道长绑了交给警察。

        一来防止他再动手背地里阴自己,二来失去靠山的刘双喜没准会狗急跳墙了。

        想到这里,秦天从屋里找了个大麻绳开始缠鲁道长。

        “小兄弟我们可以谈谈!”鲁道长说话的语气明显软下来。“谈?谈什么?”

        秦天将丝线缠绕在手上:“你刚刚不是很嚣张,很狂妄吗?现在想起谈条件了?”

        鲁道长喘着粗气说道:“小兄弟你放过我,我保证不再和刘老板联手搞你了!”

        “这叫谈条件?”

        “我怎么感觉你是在威胁我呢?”

        “特么的,看我今天非打死你不行!”

        秦天呲牙咧嘴犹如凶神恶煞一般扑向躺在地上的鲁道长。

        “不要!”

        鲁道长吓得闭起眼睛,双手下意识的放在胸前尽可能保护身体。

        鲁道长老脸上露出懊恼之色:“小兄弟,我们可以商量一下!”

        人要脸树要皮,本来败给年轻人就很丢脸,现在又要被人绑了,这事要传出去,脸上无光啊。

        “想商量就给点诚意啊?”

        秦天蹲在鲁道长面前,冲他挑了挑眉毛:“要不你先给一两千万的和解金!”

        “……”

        秦天一阵无语,秦天这家伙把勒索演绎得这么完美。

        “一两千万太多了吧!”

        饶是鲁道长听到这个数额也大吃一惊,虽然他也很有钱,但一下拿出一两千万也不容易。

        秦天一眼识破鲁道长的话:“你们这些臭道士坑蒙拐骗的本事不是特别强?还在这给我哭穷?”

        鲁道长犹豫再三:“一千万的和解金可以吗?”

        秦天蹲在他面前,既不说话也不表态,就是一个劲儿笑。

        鲁道长又补充道:“我保证绝对不会再对兄弟你动手!”

        “动手?你觉得你能打过我?”

        秦天一点不谦虚的说道:“我跟你打连一半实力都没用,你是不知道当初我打架有多厉害,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地动山摇啊!”

        “我今天是手下留情了,不然非让你今天去医院看肛肠科”

        鲁道长表情格外的怪异,似乎也觉得刚刚说得话不妥,连秦天都没打过,何来自信在动手?

        鲁道长再次问道:“一千万行不行?”

        “一千万吗?”

        讲真的,绑不绑鲁道长对于秦天来说没多大用,绑他是害怕他在帮刘双喜。

        但因为迟早要离开中海,所以绑不绑也没什么意义。

        可是一千万对于秦天来说,那可比鲁道长有用的多了,秦天现在最缺的是什么,就是钱啊?

        “可以!”

        秦天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关于鲁道长为什么这么有钱,秦天也能理解,像他这种人身边大多是有钱的老板,看风水看面相看这个看那个,只要稍微会点风水玄学那赚钱速度简直快得惊人!

        怎么来钱最快?

        骗呗!!!

        “这张卡,密码456789!”

        鲁道长从道袍中取出一叠银行卡,又从一叠银行卡里面取出一张递了出去。

        将银行卡收起来,秦天警告鲁道长:“如果你敢在找麻烦,我保证你下次要去看肛肠科!”

        说着,秦天还特意摸了摸反过来的椅子腿:“也不知道用椅子腿玩千年杀是什么感觉。”

        鲁道长咽了咽唾沫,那不得捅死个人?

        他和刘双喜的关系,说白了就是为了个钱。

        但是,在金钱和小命面前。

        鲁道长还是知道如何选择。

        丢下一句威胁的话,秦天离开了这间小屋,去找刘双喜问个明白。

        走了两步,秦天头也不回的问道:“你和刘双喜就是单纯的利益关系?”

        “没…没错!”

        鲁道长不敢有所隐瞒:“刘总财大气粗,他找我说想诅咒一个人,我就让他把人的名字写下来,搞个巫毒娃娃!”

        “然后…你就来了!”

        秦天问道:“没骗我?”

        “没!”

        之后,秦天不再理会鲁道长,脚步声渐行渐远。

        秦天一走,一个寺庙扫地的小道士急忙进屋,看到满地狼藉出声问道:    “道长你没事吧?”

        “我没…”

        鲁道长话还没说完,又是一阵钻心疼。

        “哎呦…你给医院打个电话预约一个最好的医生!”

        鲁道长决定还是去医院看看,被连着捅了三下,那地方原本就脆弱,万一真有问题怎么办?

        “行!”

        小道士点点头就要出门,可走了两步又停下来扭头问道:“预约什么科室的医生?”

        既然是预约医生,以鲁道长的身份那绝对预约最好的医生,但是术业有专攻,越是这种预约的医生都是精通单一医术。

        例如牙科医生,看牙比较厉害,妇科那肯定是看女人厉害,皮肤科自然是看皮肤病厉害。

        鲁道长沉默良久,声音并不算太大:“预约肛肠科的医生!”

        小道士身体明显一颤,臀大肌一紧,看向鲁道长的眼神有点怪异,但又不敢说什么,急忙离开。

        秦天从庙里出来,已经看不到刘双喜了,想必这家伙感觉事情要败露提前跑了。

        快步走出财神庙,秦天直奔帝王酒店。

        最起码,刘双喜在中海的居住地方是帝王酒店,酒店房间肯定有他需要带走的东西。

        就算他要跑路,也得先回帝王酒店取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