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级狂兵在线阅读 - 第269章能屈能伸

第269章能屈能伸

        “是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秦天变得有点神经质,但是一大早晨就听到有人赞美自己的美丽,相信任何女人都会十分高兴,这一点苏媚也不例外:“我还没起床洗漱化妆你就能感觉到我的美?”

        “真正的美是不用化妆的,就像现在的你,纯天然无污染!”

        秦天边说边穿上了拖鞋:“那个…我先去趟厕所!”

        苏媚刚睡醒,还有点懵逼,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就感觉秦天一大早吃错药了。

        秦天见状,脚底抹油赶紧溜,直接朝厕所奔去,趁着苏媚没有发现,赶紧跑啊。

        躲在厕所里的秦天正在进行一天的肠道清理工作,突然外面响起了苏媚惊天地泣鬼神的喊声:“秦天,你昨晚干了什么!我要杀了你!”

        坐在马桶上的秦天手拍在脸上,倒吸一口凉气,自言自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老子什么都没干,竟背黑锅了!”

        一大早晨的洗漱工作也进行完毕,秦天走出了洗手间。

        入眼,就是坐在沙发上的苏媚,只见她双手环抱在胸前,翘着二郎腿,脸色冰冷的盯着满脸笑容的秦天。

        “嘿嘿,大美女!”秦天连连傻笑。

        “昨晚你干什么了?”苏媚越想越气,高耸的胸部上下起伏,连打在上面的手臂都跟着晃。

        “我干什么了?”秦天手指着自己鼻子,一脸懵逼,这个时候装傻充愣才是最佳应对办法。

        “你说你干什么了?”

        “我要知道还问你?”

        “你就装傻充愣吧!”

        “就我这智商,还用装!”秦天也是无所不用,为了装傻充愣,也是豁出去了。

        “……”苏媚竟然无言以对:“你敢做不敢承认?”

        “我做什么了?”

        “你说你做什么了?”

        “我要知道我做什么了,还问你?”秦天就感觉两人现在在处于斗智阶段,没准一会儿就要斗勇了。

        “你为什么脱我…”苏媚突然害羞了,可咬咬牙还是说出口了:“脱我衣服!”

        “我脱你衣服?”秦天一听苏媚摊牌了,表面上一愣,心中快速思索应对办法。

        “哎呀~冤枉啊,这是冤枉啊,我昨天回来就跟死猪一样睡着了,一大早晨你就说我脱你衣服,真是冤枉死我了!”秦天甩着手里擦头发的白毛巾,就差一哭二闹三上吊了,活脱脱一个无赖。

        “你还冤枉,我还觉得冤呢!”坐在沙发上的苏媚被秦天气得恨不得咬他。

        “柳大美女,柳大空姐,咱们说话讲点道理好不?”秦天冲着苏媚竖起三根手指头:“一,昨晚你非要上我的床,虽然我昨天晚上出去了,你想看看我什么时候回来,但问题的本质是你先上了我的床,在法律上这个怎么说来,对对~这个叫你先勾引我犯罪!”

        “我勾引你犯罪?”苏媚懵逼了,本来准备逗逗秦天就算了,结果这家伙也腻能扯了吧?

        “二,我昨天晚上真得就老老实实睡觉了,根本什么都没干,早晨起来去厕所的时候你醒了,这一点你是亲眼见到的!”

        秦天见苏媚被自己说得不反驳了,心中喜不自胜,继续说道:“关于第三点~你的衣服我可没有脱,我就是看了看!也许是你自己脱掉故意冤枉我呢~!”

        秦天将三点说给苏媚听,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三点其中有一点犯了一个错误。

        “看了看?”苏媚嘴角上翘:“你不是一大早就去厕所了吗?而且你还把我吵醒了?”

        “这么说在我醒来之前,你已经大饱眼福了?”苏媚双手握成小粉拳,大有一副一言不合就开大的架势。

        完了!

        秦天现在脑海中就这两个字,一世英名毁在嘴贱上了,本来没什么事,结果非要说那么多废话,一不小心说漏嘴了,这下可好,迎接暴风骤雨冰雹大地震的袭击吧!

        “既然被你发现了…”秦天也豁出去了,头可断血可流,腰杆要挺直:“我就是看了,你能怎么样吧!”

        耍流氓耍得这么硬气,秦天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啊呀呀…我要杀了你!”

        苏媚饿虎扑食般扑向了秦天。

        “卧槽!”

        秦天直接就朝卧室狂奔。

        一人追,一人跑,两个人最终扑倒在床上进行了一场殊死搏斗。

        最终以秦天满身红色爪子印认输结束了这场清晨起床气大战。

        “呼呼!”

        躺在床上的秦天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暗暗发誓:“我以后再跟女人一起睡觉,我就不是个男人,我亲手剁了自己!”

        “喏!这可是你说得!”苏媚也是气喘吁吁的躺在秦天身边:“到时候你要下不了手,我可以帮你!”

        “那万一你要爱上我,岂不是亲手毁了自己的幸福?”秦天话中带话调侃起苏媚。

        “毁了自己的幸福?”苏媚一愣,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可很快就反应过来秦天这家伙又在使坏…

        “我让你坏,让你坏,让你坏!”苏媚的小手连续不断的攻击秦天的腰间的肉。

        措不及防的攻击让秦天惨叫连连,呲牙咧嘴的喊道:“我错了还不行?”

        “以后啊~我要少跟你在一起,不然哪天真跟你学坏了?”苏媚自言自语的从床上起来,秦天洗漱完毕了,可她还没有洗漱。

        要知道平日里苏媚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洗漱梳理打扮,因为秦天的缘故,才会先打闹一场在洗漱。

        “你已经学坏了!”秦天躺在床上看着穿着睡袍下床的苏媚笑道:“都跟男人睡觉了还不算学坏?”

        “秦天,等我洗漱好了在弄你!”苏媚留下一句狠话,关上卧室门走了。

        “有种你别跑!”秦天知道苏媚不会在闹了,牛气哄哄的挑衅。

        “你说什么?”苏媚推开门,趴在门框上问道。

        “我说你赶紧去洗吧,洗完我请你吃早餐!”秦天对着苏媚微微一笑。

        “这还差不多!”苏媚扬长而去,留下秦天躺在床上自言自语:“大丈夫能屈能伸,我这不是怂不是怕,而是战略性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