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级狂兵在线阅读 - 第340章怎么死的

第340章怎么死的

        妇人说了一句后,满脸唾弃的表情,转身就走。

        秦天和姜雅一头雾水,搞不懂这妇人最后的表情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他们也没有多猜,继续深入。

        按照妇人所说,来到她说的地方。

        “难怪她说再走两百米就知道了,这就算是个傻子都找得到!”

        秦天无语。

        在他和姜雅的面前,有一座土瓦房,以黄土砌成,房顶是瓦块,门则是木门,木门上有两个铁环,旁边还开着两个窗。

        这间土瓦房很破败,如果不是能够看到炊烟从烟囱飘出来,很难相信,这样一间破破烂烂的土瓦房还有人居住!

        它坐落在山脚下,土瓦房后面就是深山,隔着一条人为开辟出来的小沟,将山水引开,不至于冲到房子里。

        “不过总算是找到了!”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终于是能完成王三斗留下的遗愿,秦天还是很开心的。

        “请问有人在吗?”

        来到土瓦房门口,秦天敲了敲木门上的铁环。

        “谁啊?”

        土瓦房内传来一道略显沙哑、沧桑的声音。

        “吱呀!”

        随后木门被打开,两扇木门晃晃悠悠的,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出现在秦天和姜雅面前的,是一个看起来较为苍老的老人。

        老人一头的白发,脸上沟壑纵横,显然年纪不小,怎么也得有六十来岁,本应该挺拔的身体,微微有些驼背,但从他那健壮的身体不难看出,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精壮的汉子。

        这让秦天和姜雅都是大吃一惊!

        王三斗那么年轻,他的父亲年纪却这么大,应该是老来得子!

        难怪父子之间隔阂一直无法消除!

        很显然,王三斗的父亲属于老一代的人,无法被新时代的概念所渲染,保持着老旧的思想!

        而王三斗作为年轻人,接受能力较强,被新时代概念所冲击,本就不算太深的封建思想,自然是无法和新鲜的现代思想比拟。

        这也是难以避免的事情!

        毕竟,现代思想更加的前卫,也最容易被人接受!

        可这一点,对于思想老旧的人来说,就等于是在打破他们的世界观!

        王三斗和他的父亲一直无法和解,也是理所当然了。

        “叔叔,我们是王三斗的朋友…”

        秦天开口,可他还没来得及说完,木门就被狠狠地关了起来!

        “吱呀!”

        “滚!”

        沙哑而又沧桑的声音再次响起:“赶紧给我滚出这个村子!我没有这个儿子,你们也别想为他做什么事情!”

        老人的语气中充满了怒气和恨铁不成钢的味道,显然对王三斗失望无比!

        “…”

        秦天和姜雅相视一眼,事情有些棘手了啊!

        “可是,斗哥死了…”

        半响后,秦天才终于是用低沉的语气开口:“他死前最后的愿望,就是让我来找您,把这个消息告诉您!”

        土瓦房内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从木门被关上后,里面就一直静悄悄的!

        “吱呀!”

        五分钟之后,木门再次被打开。

        老人的脸上面无表情,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的精神头不再那么的有力,腰板也弯了下去!

        显得很苍老,此时的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弱不禁风,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一样!

        这一幕看得秦天鼻子一酸,如果不是他,王三斗也就不会死,老人也不会如此!

        白发人送黑发人,换谁都不可能接受得了吧?

        哪怕父子之间拥有再多的隔阂,可说到底他们也是父子啊!

        “进来吧。”

        老人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头也不回的转身回屋。

        秦天和姜雅跟随走入其中。

        “啪嗒…”

        老人坐在墙角床边的地上,突出的颧骨顶着一张沧桑的皮,在这饱经风霜的脸上毫无表情,从前额到眼睛,再到嘴角,充满了平静。

        打满褶皱的前额下一双失神的眼睛黯然无光,满是浑浊。

        他的嘴里吊着一杆烟枪,就这么一口一口的抽着旱烟,一言不发。

        “叔叔…”

        秦天看着有些难过。

        他的心里好像堵着一块大石头,他想哭,可他哭不出来!

        这种滋味,好难受!

        “怎么死的?”

        许久之后,直到抽完烟枪里的旱烟,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时他吐出一口浓烟,把烟枪放到床边木床上,目视秦天。

        这双眼睛是那么的死寂沉沉,刚刚关门轰他们离开的时候,明明还充斥着怒火!

        这一刻…却毫无生机!

        秦天哽咽着说完:“死于一场爆炸,尸骨无存!”

        旁边姜雅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捂着嘴走出屋子。

        “是吗?”

        老人平静的点了点头,木然的看着窗外,好像是在发呆,又仿佛是在回忆什么。

        房间内再次陷入沉寂之中。

        老人不说话,似在发呆,又好像在回忆。

        秦天陷入悲伤的情绪,不能自已!

        “死了啊,就这么死了!”

        老人的语气满是平静,可平静中却能听出那种绝望和悲痛:“死了好,死了也就不能继续作孽了!”

        秦天豁然抬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老人!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

        一个父亲,居然觉得自己的儿子死了好?

        秦天忍不住想要开口问,问为什么他要这么说!

        可始终没有那个勇气!

        因为…王三斗的死和他有很大的责任!

        “三斗,本来是一个好孩子!”

        “是我的错,是我让他出了门,去了那充满诱惑的大都市!”

        老人没有理会秦天震惊的目光,依旧看着窗外,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是在告诉秦天一些什么。

        “在那里,他学到了一身的本事,而且开始懂得了贴补家用,我很开心,那个以前只会依偎在我怀里,小声喊着阿伯的孩子长大了!”

        “可直到有一天,当同村的人回来之后告诉我,看到他因为做贼被抓,而他学的本事却是怎么去做贼,我很生气,我劝他不要再继续去做贼了!”

        “可他是一个犟孩子,和我的脾气一模一样,认定了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回头!”

        知子莫若父,儿子和父亲的性格相像,是很正常的事情。

        更别说,王三斗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

        和父亲性格相像,完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