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级狂兵在线阅读 - 第482章牢底坐穿

第482章牢底坐穿

        当看到下车的人,就是和自己所熟识的那名组长以后,白养熊笑了,笑得很开心,如果换做别人他还没把握,但如果是这位,那可就什么事情都好说了。

        “涛哥,快来救救我!”

        第一时间,白养熊就再次开启了演戏模式,开玩笑,演戏就要演全套嘛,既然做这一行,那就要做得专业一点,那是肯定的,所以白养熊果断的做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咦,白熊,你这是咋滴了?”

        下车发现现场的情况以后,当发现了老熟人,带队的组长显然吃了一惊。

        毕竟白养熊在这燕京虽然只是个地痞无赖,但能让他吃这种大亏的人,眼前的涛哥还真没有见过,所以当看到白养熊这副凄惨的模样以后,涛哥自然也是吃惊。

        “涛哥,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白养熊表示,这种时候可就是演技大爆发的时候了,自然是哭得稀里哗啦,一塌糊涂:“我好好的走在路上,正准备回家睡觉呢,没想到飞来横祸,居然被车给撞了,本来装潢了也就撞了,大不了我吃亏,拿点赔偿也就好了,可这人不仅不赔,还耍横!”

        白养熊说着,示意涛哥看了看自己凄惨的模样,要多逼真有多逼真,但其实也确实是真的惨,因为胡雪下手显然是用了手法的,只是外表看不出来:“不给钱还把我打了,简直是目无法律,涛哥你可要好好的为我们良好市民讨回一个公道!”

        “什么?”

        听完白养熊的话,涛哥大吃一惊,这年头还有这种‘不法分子’存在?

        撞了人还公然行凶?那可就太目无法纪了啊,自己必须要好好的秉公执法,说着把目光望向站在白养熊身边的胡雪,顿时就愣在了原地。

        涛哥的第一反应就是美,真的太美了,跟尼玛天上的天仙一样,第二个念头则是能和这样的美人春宵一度,少活十年都愿意,第三个念头就是…

        没了,冷汗哗啦啦的往涛哥额头上往下掉。

        “同志,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我教你怎么做了吧?”

        这个时候,胡雪开口了,淡淡的看了一眼涛哥,国安局的行动组组长,虽然身份保密,但和警察局的合作是必须要有的,因此属于警察局的领导层次人物,都是认识她的。

        “明白明白!”

        涛哥小鸡啄米般点头,废话,他要不是傻子,就知道该怎么办,去帮一个白养熊这种白痴得罪胡雪?除非是他不想继续当公务员了:“赶紧的,把人给我铐起来,立刻带回去!”

        “罪名就以勒索、侮辱公务人员,还有诈骗、袭警来定罪。”

        胡雪说着,直接就转身上了车,这对她来说,无非一件小事罢了。

        “等等!”

        白养熊表示自己有点懵逼,什么鬼?

        莫名其妙的,怎么忽然剧情转变如此之大?涛哥不是自己的人吗?

        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对这个女人的话言听计从?

        该不会是有什么猫腻在其中吧?

        “涛哥,你这可就不厚道了啊!”

        白养熊一脸的懵逼外加苦瓜色,什么鬼啊,自己的人最后居然要抓自己?

        不要这么戏剧好吗:“小弟我平日里对你也是恭敬有加,没少孝敬你,你怎么说变脸就变脸,这也太快了吧?”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涛哥表示,领导在侧,可不能让胡雪误会了,因此涛哥做出一副严肃的模样:“我可是人民警察,是为人民实事求是的,你敲诈勒索,还想要逃脱罪责?这是不可能存在的!”

        “那你实事求是好歹要有点证据啊!”

        白养熊说着,把刚刚胡雪丢在他身上的录音笔扔给涛哥:“这里面就是证据,不信涛哥你自己听一听,犯罪的人明明是她,怎么可能是我?我可是奉公守法的良好市民吗!”

        涛哥表示很难受,这白养熊难道就看不出来,他是踢在了一块五十公斤重的铁板上了吗?还不知道听话一点,这是准备把自己往死里坑吗:“你这种整天游手好闲的家伙能是什么好人?抓起来抓起来!”

        涛哥是真的不想再让白养熊说下去了,一会把胡雪给惹急了,顺便把自己给收拾了,那可就太刺激了,因此涛哥立刻让人上前铐住白养熊,同时自己也是上前两步,站在白养熊的身边:“兄弟,你想死也别拉着我下水啊!”

        “…”

        白养熊一脸懵逼,表示跟不上涛哥的思维,但他也不是傻子,知晓自己这是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一脸的欲哭无泪,这年头,果然干什么都不好做,你看看,这下子是不是就把自己陷进去了?

        “带走带走!”

        涛哥没有再墨迹,既然这白养熊老实了,那可就简单了,拷上白养熊,带上车,一行人来得匆忙去得也匆忙,只是各人的心境不同,就例如此时的白养熊,几乎是一张脸都快胯下来了,就差没有在脸上挂上几滴眼泪逼逼真了啊!

        从涛哥到来,到自己被铐上手铐,整个过程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白养熊有一种从天堂到地狱的绝望,可不管怎么绝望,涛哥可不会留情,直接就把他给抓上了车,得罪什么人不好,你得罪这样的人,那也活该你倒霉了!

        白养熊虽然很想喊冤,可他也知道,既然连涛哥都不愿意得罪,那么就代表对方绝对是有来路的,而且看样子比涛哥还要牛逼那种:“涛哥,你死也总要让我死个明白,这娘们到底是什么来头吧?”

        “单凭一句话,就能让你跟我牢底坐穿的来头。”

        涛哥瞥了一眼白养熊,虽然很想保下白养熊,可对方的吩咐,涛哥也不敢反抗,鬼知道哪天胡雪会不会回头来看看这件事情,到时候拿不出成绩来,还混不混了?

        “也就是说,我要牢底坐穿咯?”

        白养熊面若死灰,能猜到开得起这种他分不清是什么牌子的车,车主绝对很牛,可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这么牛,这真的是有种厕所里打灯笼找死的味道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