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级狂兵在线阅读 - 第695章叛徒

第695章叛徒

        “你这个想法倒是不错!”

        秦天琢磨了一下,点点头:“那好吧,你回头让人把这里给我收拾出来,说不定我以后还真用得上!”

        “等把龙虎帮打掉,就用他们的地盘当总部!”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不知不觉上了二楼。

        “恩?这里是刀无情的卧室?”

        走到一个房间门口的时候,秦天突然停下脚步。

        “应该是!”

        李鹰上下看了两眼,按照别墅普通的布局来看,这里的确应该是主卧的方位。

        “进去看看!瞧瞧刀无情这家伙有没有搞什么金屋藏娇之类,说不定现在里面床上就躺着个小明星!”

        秦天开玩笑道,伸手推开了卧室的门。

        突然,一抹寒光从里面窜出,直奔秦天的胸口!

        “什么人?”

        李鹰眼疾手快,一下挡在了秦天的面前,直接一脚踢了过去。

        一把剪刀啪嗒一下掉地上,拿着剪刀的女人更是发出一声尖叫,疯一样往李鹰身上扑,却被李鹰又一脚踹在了地上。

        “恩?是你?”

        李鹰看清地上女人的长相,惊讶道。

        “你认识她?”

        秦天看了一眼地上的女人,身上裹着一床毯子,长相妖媚,身材脸蛋还都算不错。

        刚才就是她躲在门后,想要用剪刀刺杀秦天。

        “谈不上认识,见过几次,她是一个政府工作人员的媳妇!没想到竟然跟刀无情勾搭上了。”

        李鹰一边说,一边很谨慎的进入房间,搜索了一圈,并没发现什么危险,这才重新回到秦天身边。

        “政府工作人员?那好歹也是公务员吧?”

        秦天惊讶道,现在不是很多女孩儿哭着喊着非公务员不嫁?

        这怎么还给公务员戴绿帽了!

        “求求你们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女人被吓坏了,瘫在地上动也不能动,只顾着哭喊。

        刚才她听到楼下打斗声,很好奇发生了什么,偷偷跑出去看了两眼,正好亲眼目睹郝斗弄死刀无情那一幕。

        当场就吓坏了,捂着嘴连滚带爬回到房间,胡乱拿了把小刀藏在门后。

        “求求你了,不要杀我,我什么都没看见,刀无情不是你们杀死的啊!”

        秦天被她哭得有些心烦,皱眉道:“闭嘴,再哭一声,让一楼一百多兄弟们把你轮了!”

        哭声戛然而止。

        “老大,怎么处理?要不要……”

        李鹰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他是想斩草除根。

        秦天摇摇头:“不必,一个普通女人,掀不起什么波浪。”

        “当然,如果她嘴巴不严,我也会成全她。”

        “行了,找个兄弟把她送回去吧!”

        李鹰点点头,完全服从命令。

        接下来一段时间,秦天又在别墅里面转悠了一阵,只是很可惜,没什么特殊发现,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交代郝斗等人把现场仔细清理干净之后,离开别墅回家休息。

        第二天一早,梁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干瘦阴森的李老正在向梁飞天进行汇报:“老爷,找到郝斗的下落了!”

        梁飞天蹭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找到那个叛徒了?”

        这两天他心情很不好,尤其是昨天,白师诗和秦天那个混蛋,跑到了他儿子梁建所在的医院里,让梁建手术部位伤口再次裂开。

        原来是三年不能碰女人,这回得五年了!

        李老冷冷道:“找到了,没想到他投靠了秦天,现在在白师诗的盛世集团保安队做队长!”

        “白师诗?秦天?”

        “又是这两个混蛋!”

        “妈的,看来没错,上次肯定是他通风报信,白师诗和秦天才没被我们打死,我们还损失了那么多人!”

        梁飞天咬牙道,更加确信上次伏击白师诗和秦天,是郝斗偷偷通风报信。

        现在他成了盛世集团的保安队长,就是最好的证据!

        “他现在在盛世集团?”

        李老快速回答:“没在盛世集团,他带着前些天盛世集团刚招聘的那些保安,在郊区的山沟里面训练!”

        “在山沟里训练?很好!”

        梁飞天眼中闪过一丝杀机:“暂时杀不了白师诗和秦天,那我就先拿这个郝斗出出气!”

        “李老,马上派人,去他们训练的地方,把这个郝斗给我带回来!”

        “如果抵抗,那就在他训练的地方,宰了他!”

        李老垂首点头,感受脸上闪过一丝狰狞:“这次我亲自过去!不管是谁,也休想再将他从我手中救走!”

        早晨起床,秦天和往常一样,锻炼身体,随后和白师诗去上班。

        他已经慢慢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看似枯燥无味,却也总能从里面找寻到乐趣,比如说,一边开车一边调戏白师诗,就挺有意思。

        一般情况下,白师诗却对他爱答不理,毕竟这家伙总是说些带颜色的笑话

        不过秦天对于她的冷淡毫不在乎,用他的话来说,我调戏你,和你做出什么反应,有半毛钱关系吗?

        秦天从后视镜看着正在发呆的白师诗:“老板,这么出神想什么呢?”

        “没什么!”

        白师诗一如既往的冷淡。

        秦天也习惯了:“要不要听个笑话?”

        白师诗忍不住爆了粗口:“笑话你个大头鬼,给我老老实实开车!”

        刚才在心里评价这家伙的时候,还忘了加上最重要的一条,那就是到处沾花惹草,典型的花心大萝卜!

        秦天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讲就不讲,你怎么还骂人!”

        白师诗咬着贝齿道:“哼!再废话就给我下去!”

        “老板,你要这么说可就真没良心!”

        “你想想,我跟在你身边这些日子,对你咋样,鞍前马后,任劳任怨,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干得比牛多,我咽下去的是草,挤出来的可是奶!”

        “你怎么还能这么粗暴的对待我呢!”

        秦天很委屈,说着说着还装模作样的擦了一下眼泪。

        善良的白师诗顿时有些心软。

        脑海中情不自禁闪过这些天和秦天在一起的那些画面。

        过往种种闪过心头,白师诗突然觉得,这个家伙貌似真为她做了挺多。

        “唉!”

        白师诗叹口气。

        秦天趁机说道:“你是不是也觉得对不起我?是不是考虑补偿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