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回到古代当赘婿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敲山震虎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敲山震虎

        突然觉得自己的努力都没有了意义啊。

        “大哥......兰姑娘走了?”

        穆凌飞委屈的快哭了,自己担惊受怕了这么久合着正主却在晒太阳,而且还不好怪罪这位大哥什么。

        “她还有她的事情要处理,我们不也有自己的事情要解决?”

        林寒睡眼朦胧的抬眼看了看穆凌飞,目光在麻衣老者的身上一扫而过,虽然他也知道这位麻衣老者并不是他真正的对手,但是林寒已经在考虑是不是要将这个家伙踢出去了,对方为了达到目的一招接着一招,他除了躲就是跑,老虎不发威万一被当做病猫就不好了......“大哥,你这一次只是为见兰姑娘一面,差点将何府这个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势力给拆了?

        当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

        穆凌飞一脸苦逼的看着林寒,这日子没法过了,他好歹也是成了家的人,结果这狗粮还是一口接着一口不见停的。

        “如果不是她说我留在身边纯属添乱,恐怕我还得在这里待上一段日子,算了不说这件事了,林玉的事情可有消息了,这么多人撒下去到底在不在临安府总得有个准头吧。”

        林寒完全就是一幅心满意足吃饱喝足方才想起还有林玉这一档子事的家伙,用一种不负责任的语气对着穆凌飞说到。

        他当然知道林玉又一次落在了这些人的手里,但是这个消息对方不知道他知道啊。

        有些事情该做做样子也是要做做样子的......穆凌飞皱着一张脸摇了摇头,对于他来说这也是一件糟心事好不好,林寒让他找兰墨烟他没找到,到最后还是林寒自己发现了兰墨烟,现在又让找林玉,结果林寒自己都放了一个小长假,林玉的踪迹依旧没有。

        穆凌飞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办事能力了......而听到林寒的问话后,一旁的张管事眼皮却是微不可查的动了动,虽然林寒还是一副不愿意离开临安府的样子,但是好歹也是有了离开的迹象了,接下来只需要微操一番就可以了,他们的计划还是初见成效的。

        “大哥,不大对劲啊,林玉也只是一个弱女子,虽然说听说的确有那么几招,但是如果说是体验江湖生活被人利用,那么绝对会出现在临安府才是,现在临安府的好戏都开场了,现在连影子也没有完全不正常啊。”

        穆凌飞不解的看着林寒,林府的人都不是傻子非但不是傻子反倒一个个都是人精,如果林玉真的是傻子也不会被林府推到台前了,既然不傻应该早就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既然发现了不对劲或多或少留下线索才是。

        现在林玉给他的感觉就是林玉在主动配合某些幕后黑手在搞林寒。

        而且自己大哥的一番操作也让穆凌飞有些看不懂,按理说他能想到的情况以林寒的智商早就应该想到了,就算是一时间没有解决的法子,也不至于让对方牵着鼻子走啊。

        “如果说林玉已经没有了思考能力呢?

        林玉只是一个饵的话,那么活蹦乱跳和没有行动能力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林寒诧然的看了一眼穆凌飞,不得不说有段时间没有见了,穆凌飞这小子的智商有了长足的进步啊。

        “大哥的意思是恐怕林玉出事了?

        !”

        穆凌飞愣住了,如果说林玉真的出事了林寒不应该这么淡定,最起码该有一点点反应吧,为什么林寒现在的表情就好像在说一件和他好不相干的事情一样。

        “林玉真正的价值就是将我从穆府势力范围钓出来,最起码如果我一直呆在江南府的话有穆府和陈庆两方的力量看着,对方就算是下手也得畏首畏尾一番,他们需要一个可以百分之百让我不得不走出来陪他们玩的理由,而林玉就是这个理由。

        你懂我的意思么?”

        林寒细细的给穆凌飞解释到,当然这些话也是说给张管事听的,既然那么想让他玩下去,他不介意陪着他们好好玩一玩。

        “大哥的意思是......现在大哥已经如了他们的愿走了出来,林玉的存对他们来说意义已经没有原来那么大了。”

        穆凌飞愣了片刻给出了答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林玉现在的处境恐怕十分危险啊,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人那些人会怎么做傻子也想的出来。

        而穆凌飞的回答却是让林寒心头闪过一抹诧然!“并不是如此,对于那些人来说林玉就好像饵料,而我便是已经上钩的大鱼,小飞你钓过鱼没?

        钓鱼讲究的不是一味的收杆,而是讲究一个一收一放,他们还要利用林玉钓上我这条大鱼呢,又怎么会让林玉出什么问题,只是这样一来如果想要救出林玉,就不得不按照他们的意志来行事了。”

        林寒轻飘飘的给穆凌飞解释到,这种游戏终究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游戏,如果说对方的手段只有一个女子反倒是会让林寒看不起了,要想赢就得按照对方的意思走下去,而按照对方的意思走下去输也是迟早的事情,在自己输之前利用对方给出的信息将林玉救回来就是林寒现在要考虑的事情了。

        但是这第一步就是得按对方给出的步骤前进,这便是游戏规则!“没有其他办法了么?”

        穆凌飞有些气急,虽然话是这么个话理是这么个理,而且林寒都这么说了就表示这么做绝对是最正确的选择,但是穆凌飞就是感到由衷的不爽。

        “自然是有的,不过最简单的办法还是按照对方的意愿下这一盘棋了,而且我自认为自己的智慧也不再幕后黑手之下,这局棋让他一子又如何?

        所以将人手都打发下去吧,如何将林玉的消息以一种最为自然的方式传到我们的耳朵里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他们说不好比我们都要急......”林寒眼底绽放出自信甚至可以说是自大的光芒,而他的这一番话可谓是一针见血了,没有谁比仙门的人更希望他离开临安府了,所以林玉的消息传到他的耳朵里并不是林寒该在意的事情而是对方该在意的。

        “还可以这样?”

        穆凌飞差点没跟上林寒的思维,一副自己回去就把脑子扔仓库里的样子,反正也没什么用,留着还占地方。

        “自然是如此,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他们在钓鱼,而我是被钓的那个,也可以说是他们求着我陪他们玩,问题是我为什么非要陪他们玩?

        就为了一个林玉?

        虽然说林玉的确帮了我一个忙,我林寒讲究一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但是为了林玉的性命搭上我的性命,是我傻还是他们傻?

        不说我个人,让他们去问问我那个便宜舅舅,林玉和我的性命上选一个会选谁?”

        林寒撇了撇嘴解释到,用林玉将他钓出来就够了,如果还打算利用林玉找他的茬不说其他的,林寒也看不起这些人了。

        现在林寒就是明明白白的告诉这些人,如果还想让他继续玩下去最好找个其他的理由,现在是这些人求着林寒陪他们玩下去好不好。

        “自然是选择大哥了......”穆凌飞这一句话却也不是恭维,而是当今大宁说句不好听的哪怕是可以没有林倬甚至没有赵宏也不能没有林寒啊。

        “说句不好听的他们若是敢动林玉一根手指我林寒都佩服他们的勇气,林玉是谁?

        是林府的大小姐,林府代表着的是天下读书人,林玉是赵王妃,也就是林玉出事打的也是皇家的脸,最后林玉或多或少是我和我娘的恩人,林玉若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天下虽大那些人就算是再怎么会藏,又能躲到哪去?”

        林寒并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也没有提高声音反只是用一种平静的语气给穆凌飞解释着,他知道这些话最后都会传入幕后之人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