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眼里只有金子在线阅读 - 第112章 要走

第112章 要走

        翌日,金翎来到园子里的时候就见安公公一身利落的等在花亭子里。

        “安公公早啊!”金翎笑着打了招呼。

        刘逸昨晚只说教她功夫的人会在花亭子里等她。金翎没想到等她的人会是安公公。金翎叫安海安公公纯粹是因为他姓安。梦里,她只记得安公公这样一个名字,至于他是老的小的,胖的瘦的,她一概都不知道的。

        “仙子早!”安公公陪着笑的站了起来,“仙子要学功夫啊。”

        “是啊!”金翎笑道,“还请安公公赐教!我聘用您做我的武师,您开个价。”

        “不敢不敢!”安公公连忙道,“小老儿哪里会功夫啊......只不过是夜路走多了,学了些防身的巧法子,哪里就敢当仙子的武师了。”

        听安海说不会功夫,金翎有些失落,紧接着又听到他说会一些巧法子,不由又细看了看安海。安海年纪虽大,却是鹤发童颜的,难不成就是电影小说里那种深藏不露的功夫高手?如此一来她岂不是也要成功夫高手了?

        不对啊,梦里,她可是躲在密室里的,很明显她不会功夫的。

        见金翎打量他安海连忙笑道:“仙子放心,既然仙子要学,小老儿会的都倾囊相授。”

        “那就好!”金翎说着对着安海一躬身,“金翎拜见先生!”

        ......

        评选初赛已经结束。

        呆在宫里,文课武课全在恶补的广毓趁着歇息的空隙问临风:“今日那边如何?”

        才练完功夫一脸汗水的广毓拿着雪白的棉巾边擦汗边问。

        “今个没出去。”临风耷拉着眼皮回道,“除了晨跑,还找了个老先生教她功夫了。今个早上开始练习打坐了......”

        “她练功?”广毓擦汗的手顿时停了下来,“她真的在练功啊?”

        “就看见她坐在花亭子里打坐,应该练得内功心法之类的吧......”

        “哈!”广毓顿时笑开了,“她还真是以身作则啊!行了,我知道,继续盯着。爷也去练了!”

        广毓雀跃的奔向了演武场。

        他脑子里已经浮现,他和金翎比武的场面了。

        一想到金翎细胳膊细腿小纤腰的,打起来架的情形,广毓就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

        贤德国公的书房内。

        贤德公和梁王广震也正在谈论金翎练武这件事。

        “你打听清楚了?”贤德国公眯着眼看着任鸣,“金翎叫那个账房安公公?”

        “打听清楚了!”任鸣回道,“金家园子里也只有这个账房是新来的,世子爷出事的当晚,他应该也在园子里。如此一来,他真的很有可能就是安宪。”

        “如此一来,这金翎的身份就实锤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贤德公抚着半长的胡须叹了口气,“这太平的日子只怕长不了......”

        “父亲!”广震沉声道,“其实毓儿说的也不无道理......”

        贤德公一扬手,广震打住不再说下去了。

        “这改朝换代,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贤德公缓缓起身,“你是经历过的人了,你该知道其中的惨烈。本国公不管他们如何折腾,金陵城是先祖的封地,数百年来这里都是安了祥和的。谁都不能把杀戮带到这块福地。这是底线,你记住了!不管外面如何,这里不容别人染指!毓儿和常云以后还要在这里称王做侯的!”

        广震沉默了片刻才道:“我们兵力虽少自保还是能做到的!”

        “这次大朝会,你就不要带毓儿去了!”贤德公叹了口气,“我总觉得,这次大朝会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了!这还要看那位能不能撑到大朝会。撑不到的话,估计就没有大朝会了!”

        “父亲的意思是?”

        贤德公冲广震点了点头:“我们想自保,其他几国难道就不想嘛!”

        “如此也好!”广震点了点头,“只要其他几国都自保,那乱的也只是齐国和帝都而已。”

        “哎......”贤德公长长叹了口气,“自从那位夺权,这天下就乱了,人心乱了!若是齐国得逞了,这以后啊,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局面......”

        广震叹了口气。

        “行了!”贤德公叹道,“反正他们快走了。送走了他们梁国进入战备状态,宽出,严入。”

        说完之后,贤德公又不放心道:“千万看住毓儿,别有用心的心很可能要通过毓儿对我们下手了!想想上次若是安公公下的手,他们可不就是在威胁我们的嘛。”

        “父亲放心!一直有人看着呢,毓儿都没有出门。”

        “人没出门信能!”贤德公沉声道,“他和那边还在通信呢。吩咐下去不许再通了。”

        “父亲!”广震忙道,“这事还是慢慢来吧,毓儿脾气您也知道的,宁折不弯的。只要那边走了,慢慢的也就断了。”

        “好!”贤德公作了让步,“她走之前不断也行,但是她走之后就一定要断了。”

        顿了顿贤德公又道,“毓儿也不小了,这次评选若是有不错的姑娘也可以让他先处着。”

        ……

        金翎接了圣旨七巧节前去帝都的事虽没有外传,但还是有很多人知道了。

        特别是金翎又带着丫鬟婆子保镖满金陵城的买东西。众人只当她是为出行做准备了。

        眼看着评选决赛的日子就要到了。

        赵慈顾天晴又约好了带着礼品来到了瑶池。

        两人来的时候,金翎正坐在厅房里看账本。

        没有前几次登门的欢悦。

        赵慈进门就抹开了泪:“你怎么就要走了呢……若是我能当选的话,到了那边我们也好相互照应呢。”

        顾天晴也是叹气:“你们都去那边了,我一个可怎么办啊,就是想和你们说个话也不方便了。”

        “你家是卖丝绸的,你家是卖珠宝的对吧。”金翎望着两人道,“要不回去和你们家人说一声你的东西我给卖到帝都去可好?价格你们来定,比市价低一点点就好。”

        赵慈顾天晴相互看了一眼对方,两人不由就笑了。

        “酒仙子啊!感情您把帝都当成大卖场了啊!”顾天晴笑道,“你要卖的话,成本价给你都成!”

        “当然不成!”金翎笑眯眯道,“你回去说说就说是我爹的意思,然后呢让我爹约上你们的爹当面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