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权倾南北在线阅读 - 第一八五七章 痛并快乐着

第一八五七章 痛并快乐着

        李荩忱叹了一声,这也是得亏自己先平定了南方,否则光是这连年的战事就把自己掏空了。不过凭借着一年三熟的稻米也不是个持久的办法,看来自己还是抓紧凿通丝绸之路,看看能不能把土豆给找到。

        大汉的人口正在快速的增长,当然这增长在一定程度上也依赖于世家之前对人口的遮遮掩掩,毕竟有很多世家的私家部曲之类的一般是不算在人口里面的,他们的生死都和世家有关、和朝廷无关,所以即使是有的时候朝廷不打仗,人口也在减少,主要就是因为不知道被世家折腾到哪里去了。

        现在世家的家底都已经被李荩忱给翻出来了,这些原本没有户籍、甚至都不在朝廷人口统计范畴内的人自然也就出现在大汉新的户籍上,再加上那些从山中走下来的巴人、南蛮、岭南各部,大汉的人口想不增加都不可能。

        更何况这几年大汉内部甚是和平,再加上医疗水平的增长,百姓们自然是毫不犹豫的生,大汉新生儿的数量同样在快速增长。

        原来的时候,李荩忱最头疼的就是大汉的人口太少,人口少就意味着和北周的较量中将一直处于下风,但是现在李荩忱又要头疼人口太多,自己到底能不能养活那么多人?

        历史上各个王朝盛世的时候也都有发生灾荒的时候,甚至在李荩忱看来,王朝盛世时候的灾荒才是最可怕的,一来盛世往往意味着人口的大量增长,这个时候发生灾荒,在人口近乎饱和的程度下,朝廷几乎没有多少回旋的余地,只有饿死一批人,甚至是一大批人,才能遏制住饿死人的势头,二来一旦朝廷无力做什么,那么百姓自然就要揭竿而起,盛世很有可能转眼就变成乱世。

        没有了最基层百姓甚至中层地方官员的支持,一个朝廷分崩离析也就是转眼的事情,比如大唐,又比如大明。

        往往强大的壁垒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盛唐因为安史之乱由盛转衰,又因为黄巢之乱彻底没落,更不要说大明,被李自成等人给掀了个底朝天,最后白白便宜了满清。

        李荩忱可不想自己的大汉也走到那一步。

        人口增长,真的是令人痛并快乐着。

        好在现在大汉内部还算是稳定,老天爷这些年也比较给面子。

        不然就现在大汉内部存粮基本上都拿来征战的情况,一旦真的发生什么大灾荒,那几乎是要命的。

        李荩忱沉声说道:“钱财和粮食一向不分家,但是朕也能够体谅你们户部的难处,是不是需要将粮食这一块拿出来,再成立一个部门,你们内部可以先讨论讨论。”

        于德一怔,陛下打算让户部分家?

        户部或许并不是六部之中实权最大的,实际上六部各自管理一块,谁都不可能号令或者压迫其余部门,大家都是相辅相成的,但是户部的确是六部之中最忙的。

        不为别的,粮食和钱财这两块实际上都是户部在负责,换而言之,户部实际上还兼领了大司农的职责。当然了这也让户部变成六部之中人手最多、规模最大的部门。

        实际上在户部内部,钱粮是分家的,这是独立运行的两个部门,只不过哪一边有困难的时候,可以及时将另外一边的人手调拨过去,内部调动到底比跨部门的调动来得方便,而户部最顶端的一个尚书和两个侍郎,实际上也各有分管,两个侍郎各自负责一部分,最后交给尚书汇总。

        只不过于德随驾而来,虽然他原本分管粮食,但是毕竟在外代表的不是他这个侍郎而是整个户部,所以钱财这一块他也负责,因此现在户部的内部分工实际上是于德负责北方的钱粮,而坐镇建康府的陈叔慎负责南方的钱粮。

        作为户部侍郎,于德当然知道现在钱粮都在一个部门下是很方便的。但是他也清楚,户部掌管着这两个国家命脉资源,实际上已经隐隐的高出其余部门一等,其余五部嘴上就算是不说,心里也已经有所不满,将户部进行拆分,显然是有必要的。

        钱粮是国家命脉,也是烫手山芋。

        只有拆分开来,户部才不会那么容易被敌视。

        “臣会和尚书商量此事。”于德急忙说道,同时抓紧表态,“臣以为此事有必要。现在户部内部人员众多、管理本来就有所不变,而且事情繁杂,臣等浅薄,往往有力不从心之感,日夜忧心害怕有负陛下所托。若是能够拆分出去一部分,臣等亦能安心。”

        李荩忱点了点头。

        于德很上道嘛。

        至于建康府自家小舅子,那肯定更上道。

        就算他不上道,他姊姊也会让他上道的,对此李荩忱很有信心。

        自家正宫聪明着呢。

        ——————————

        杨素既然都派人来求见了,李荩忱肯定不能没有表示。

        于德等人退下之后,李荩忱亲自走了一遭太尉府。

        太尉府的参谋们正在激烈辩论着河东战事布局。

        平城之战比想象之中进行的快,一下子打乱了太尉府之前的所有安排,没有办法,他们也没有想到李靖这个家伙竟然还真的给大家带来了这么一个大惊喜。

        大家并没有因为作战计划被全盘打乱而担心,相反,所有人都甚是兴奋,被打断了脊梁的鲜卑骑兵还能起到什么作用,河东之战大汉这边的压力将会更小。

        的确,乌云散开,每个人都觉得心里轻松。

        如果不是大汉的钱粮实在是捉襟见肘,太尉府的这帮家伙们甚至都敢摩拳擦掌的计划去打晋阳和邺城,甚至干脆就全线进攻,直接把北周给推平了。

        有杨素在上面顶着,又有李荩忱最后把关,这帮家伙的胆子可一向大得很。

        保不齐给他们三万人,他们还真的敢策划去打晋阳。

        李荩忱已经知道了平城,准确说是白狼堆之战的始末,对于李靖的战术,他也有些惊讶。并不是因为李荩忱没有想到,而是因为这战术简直就是历史上李靖雪夜突袭突厥、一战定北方的翻版。

        同样的雪夜,同样不加提防的骑兵,同样的突袭。

        李荩忱只能说天才不在年少。

        这家伙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帅才。

        没有长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