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长宁帝军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夜局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夜局

        回到书院,沈冷把包裹打开取出那套铠甲又仔细看了看,这甲胄虽然已经有数百年历史,可是保存的极好,没有破损,显然时常会有人精心保养。

        这么看当然看不出来甲胄的材质,只是从触感到分量都足以证明这件甲胄的价值。

        沈冷随便取了一把普通的匕首过来,在甲胄上用力划了一下,甲胄上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用手在刀痕上抹了一下,刀痕更浅几乎已经看不到。

        沈冷手里的东西哪有什么不好的,哪怕就是这把普普通通的匕首也是精工打造,不管是锋利程度还是坚硬程度都非凡品可比,再加上他的腕力,居然只是在铠甲上留下一道如此浅的痕迹,可想而知这铠甲有多坚硬。

        沈冷沉思了片刻,把铠甲平铺在桌子上,右手握住匕首朝着铠甲猛的一刺,随着当的一声脆响,那把匕首居然崩断。

        再看铠甲,其中一片甲片上留下了一个小坑。

        于是沈冷的脸上就露出喜色。

        这铠甲分量沉重,如果是寻常壮汉穿在身上也会行动不便坚持不了多久,别说再有什么剧烈动作,光是穿着铠甲就能累死人,除非是有神力者,耐力也好,孟长安自然是没问题的。

        所以沈冷对这套铠甲越看越喜欢,脑海里甚至已经浮现出把这套铠甲交给孟长安的时候,那家伙脸上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那表情总结起来应该是四个字就能表达......欲拒还迎。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会很诚实。

        “闷骚。”

        沈冷自言自语了两个字,然后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低头看了看那铠甲。

        他伸手在铠甲上抹了抹然后放在鼻子前边仔细闻,片刻之后沈冷的脸色就有些不对劲。

        脑袋里嗡的一声。

        廷尉府。

        千办聂野快步从外边进来,看到韩唤枝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家,他上前一步抱拳俯身:“大人,有些不大好,出事了。”

        “嗯?”

        韩唤枝脸色一变:“这个时候还能出什么事?”

        聂野走近了之后说道:“刚刚审问的犯人叫姚久儿,是姚朝宗的亲信,也是姚家旁支的人,原本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姚朝宗看他机灵做事也用心就留在身边调遣,刚刚我审问的时候他忽然招供了一个消息。”

        “什么?”

        “他说......姚朝宗出事之前曾经拉拢过大将军沈冷,并且送给沈冷一套祖传铠甲,叫猥鳞甲,是姚家祖上当年跟随太祖皇帝开国征战之后所穿,也是当初太祖皇帝亲赐,这铠甲给了沈冷之后,想让沈冷帮忙安排人进水师为将。”

        韩唤枝一摆手:“不可能。”

        聂野道:“属下也知道不可能,姚久儿就是这么说的,信誓旦旦,还说沈冷拿了东西却拒绝了姚朝宗,姚朝宗一怒之下就要到陛下面前告沈冷,拼个鱼死网破,但他下手没有沈冷快,被沈冷直接设陷阱把他抓了。”

        “那也不可能。”

        韩唤枝道:“先不说沈冷根本不可能会收姚朝宗的东西,就算是沈冷收了又没打算给姚朝宗办事,他完全可以杀了姚朝宗,为什么要抓个活的回来交给我们廷尉府?难道沈冷就不怕我们审问出什么?而且姚朝宗如果是想和沈冷鱼死网破,都已经被关在廷尉府里了,为什么他之前不说,反倒是他手下一个小人物招供了?这不合常理,没有一处符合常理。”

        聂野问:“姚久儿说是害怕报复,大人,现在怎么办?”

        “口供呢?”

        “口供封存了。”

        聂野脸色难看的很,犹犹豫豫的说道:“可是......”

        韩唤枝知道聂野在担心什么,陛下把廷尉府捧起来到了一家独大的地位,权限比刑部还要高的多,凌驾于所有衙门之上,但是陛下并没有放松对廷尉府的监管,这么一个庞大的衙门而且权限如此恐怖,如果不控制好的话就会出问题。

        所以,每一件涉及到官员的案子,参与审问案情的人都有宫内的人,大内侍卫处的人轮番到廷尉府这边来,不会是固定的人,而是不定期的轮换,这样也是为了避免大内侍卫处的人在这时间久了会被廷尉府的人收买以至于沆瀣一气。

        所以,每一次审问做笔录的时候,都有大内侍卫处的人在场,笔录也会一式两份,不容有假。

        聂野不担心廷尉府的人,廷尉府的人没有人会信沈冷会做这样的事,他也不相信大内侍卫就信了这种胡言乱语,可是,如果仅仅是廷尉府的人这事韩唤枝就能压下来,根本就出不了廷尉府,然而有了大内侍卫处的人,如此紧急重要的消息,他们会立刻送进宫里。

        “人走了?”

        “已经走了。”

        聂野道:“那个人招供之后,大内侍卫处的人就说此事重大要尽快回宫,我又不好拦着......”

        “你派人回我家里一趟,就说我有要紧事今夜回不去了。”

        韩唤枝吩咐了一声,然后大步往外走:“我们再去问问姚朝宗。”

        姚朝宗死了。

        当韩唤枝带着聂野走近刑房的时候一眼就愣住了,推开刑房的门,屋子里光线昏暗,可是姚朝宗就躺在地上怎么可能看不到。

        韩唤枝大步过去,扶着姚朝宗的尸体起来,伸手探了探鼻息,又捏住脉门,脸色已经难看的像是随时要爆发的火山。

        “死了。”

        韩唤枝起身:“谁当值?!”

        外边守着的四个廷尉也都懵了,一个个脸色惨白,他们一块跪在地上,其中一人道:“我们四个当值,大人,姚朝宗绝非是我们杀的,天黑之后给他送饭的时候还是好的,并没有什么异样。”

        “饭菜?”

        聂野快步走到桌子那边看了看,桌子上是吃剩下的饭菜,还有半个馒头,显然姚朝宗还没有吃完饭就死了,而且连话都没有说出来,不然的话外边的廷尉不可能没有察觉,他应该是吃到一半的时候觉得难受,想喊人又喊不出来,所以朝着门口走要去叫外边的廷尉,走到一半人就倒地不起死了。

        “派人把方白鹿和方白镜都找回来。”

        “是!”

        韩唤枝在椅子上坐下来:“让仵作过来。”

        不多时,仵作急匆匆的到了,韩唤枝指了指饭菜:“去看看有没有毒。”

        仵作检查了饭菜,然后又蹲在尸体旁边仔细检查,翻看了眼皮,身上的伤势,他起身看向韩唤枝:“不是中毒死的,身上没有中毒迹象。”

        就在这时候方白镜和方白鹿两个人赶回来,韩唤枝沉默片刻后吩咐道:“方白镜,召集廷尉府今天在府里的所有人到院子里集合,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离开,你亲自盯着。”

        “是!”

        方白镜立刻俯身一拜。

        韩唤枝有看向方白鹿:“你就在这守着这具尸体,仵作你再仔细检查一遍,想想看,是什么药能看不出来却让人致死。”

        韩唤枝长长吐出一口气:“聂野,带上姚久儿,跟我进宫。”

        聂野嗯了一声,转身出去带人。

        韩唤枝沉默片刻后说道:“暂停廷尉府所有事,我没有回来之前就在院子里等着我,我从不希望在自己人中怀疑谁,我也始终都在说廷尉府的人都坦坦荡荡,在今夜之前,陛下问我,我也会这么说,可是今夜之后,我已经再无资格说这句话,廷尉府......有了耻辱。”

        韩唤枝摇头,迈步出门。

        谁都知道姚朝宗死的不对劲,谁都知道姚久儿的口供有问题,如果不是有人提前给姚久儿送信,他说不出这样的话,如果不是有人在饭菜里动了手脚,姚朝宗不会死,这个人只能是廷尉府的人。

        韩唤枝的马车穿过夜幕,在半路上的时候就听到一阵阵的马蹄声,他的车停下来,大队的禁军骑兵也在他对面停下来,为首的一个禁军将军催马过来,在马背上抱拳:“见过韩大人。”

        韩唤枝问:“于将军,出了什么事?”

        禁军将军于江南回答道:“奉旨......围廷尉府。”

        韩唤枝的脸色猛的一变。

        于江南道:“陛下震怒,下旨禁军封锁廷尉府,韩大人,得罪了。”

        韩唤枝长长吐出一口气,点头:“没事,你去吧,我这就进宫求见陛下。”

        “陛下已经在等你了。”

        于江南再次抱拳:“皇命在身,还请韩大人海涵。”

        说完一摆手:“走!”

        禁军精骑呼啸而出。

        未央宫。

        皇帝看了一眼跪在那的大内侍卫:“姚久儿都说了些什么,你前前后后想仔细些,一句都不要疏漏。”

        那大内侍卫抬起头说道:“回陛下,姚久儿说,姚朝宗听闻水师大将军沈冷缺少军费,所以私底下派人送给沈冷银票数十万两,还有一套铠甲,并且还对沈冷说过,在工部水部司衙门库房里藏着百万两银子,所以沈冷才会一下子就找到了银子所在。”

        “他还说,姚朝宗打算把他的儿子和侄子送到沈冷军中,除此之外还有十几个姚家的年轻人,沈冷最初是答应了,但是拿到银子之后又反悔,还带兵闯进工部抓人。”

        皇帝皱眉:“如果是这样的话,姚朝宗为什么不说?”

        大内侍卫回答:“姚久儿说,沈冷威胁姚朝宗,如果他乱说话就把整个姚家都给掀翻了,不说话只办他一家,说话就满门抄斩,还说沈冷说了,姚家这笔钱来路不明,搞不好都是黑钱,所以这笔银子不如用来做军费去和桑国人开战,用来购买护具保护他的水师士兵。”

        皇帝在屋子里来来回回踱步,转头问:“还有吗?”

        “姚久儿还说,沈冷抓姚朝宗的时候说的明明白白,就是想要他的银子用做军费,想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送进水师那是做梦,他们这样的贪官污吏,就该被惩办,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惩办,只要办了就是替天行道。”

        听到这句话,皇帝的脸色变了。